【惠州代孕】 | 为广大准爸妈解决不育难题

惠州代孕

发布时间:2018-01-14

  在食物生产的全过程中,都会不同程度地受到污染,食用后给人的身体带来危害。所以要尽量选用新鲜天然食品,避免食用含添加剂、色素、防腐剂的食品;蔬菜应充分清洗干净,水果最好去皮后再食用;用锅方面,为避免铝制品及彩色搪瓷制品里铝元素、铅元素损害身体健康,应尽量使用铁锅或不锈钢炊具。

  更加在意自己的身材

宝宝都过了百天,我一直不乐意回忆生孩子时的场景,尽管宝宝是顺产,原因就是生第一胎,有太多的痛和苦,尽管这个痛和苦是每个要生孩子的女人都要遇到的。过后看到宝宝一天天长大,幸福和快乐一点点填进我的心头,才想要回忆一下当时是怎样过来的。按照国内医生的推算,我是8月13日预产期,按照法国医生是8月18日预产期,结果宝宝是在8月21日才出生的。比国内预产期晚了9天,比法国预产期晚了3天。在40周的时候,医院要求我们每两天去趟医院测宝宝的胎心,然后检查宫颈是否开了。第一次的时候,是位上年纪的产师给检查的,当时我只是说,你看看宫颈口开了没?没让检查其他,可是检查的过程中,她将手指狠狠地深了进去,还很使劲,我疼得说,停,停,停,她说,宫颈口还没成熟,我想帮助你快一点。我说,别了,还是顺其自然吧,疼死我了。检查完毕就回家了。回家后可好,疼的爬不起来了,断断续续的出血。又过了两天,这次轮到我的妇产医生给检查了,结果在检查的时候,一团热乎乎的东西在最后就跟着出来了。妇产大夫说,宫颈口开了。我当时很高兴。心想着马上要和宝宝见面了,内心激动不已。要不说,第一次生孩子各种激动,高兴,害怕,恐惧都有。心里一直琢磨着被人称为:“世间最痛的宫缩”究竟是什么样子的呢?到了晚上下腹疼痛难忍,每十五分钟一次,我尝试着之前交给我的呼吸减痛,可是毫不起作用。我跟老公说,是不是要生了,老公赶紧给当护士的小姨打电话咨询,小姨不敢肯定,说如果疼的厉害,宫缩频繁,就赶快去医院吧。我们收拾了收拾,晚上十点到了医院。晚上看急诊,被推着进入了产房。今晚值班的竟然是男产师,就一位。我一直很忌讳男产师给女孕妇生孩子,可是没办法呀,不乐意也得接受。这一次测完半个小时的胎心,男产师给我检查宫口是否有进展,结果还是一指,他说,很难说什么时候能够开到三指,也很难说是不是今晚能生。要不你们再等等看。又过了半个小时,机器检测宫缩频率,竟然没有了宫缩。看来今晚生不了了,回家吧,在医院呆着也睡不好。向产师咨询了帮助宫缩的方法:走路运动。之后,晚上十一点半我们就回家了。不知道宝宝几时可以出来,我每天都过得很焦急,盼望着,盼望着,每天傍晚和老公去海边散步帮助宫缩成了必修功课。八月的法国南部,太阳火辣辣的,很热,只能傍晚出门。每天至少走路一小时,挺着个大肚子,没怀孕之前都没坚持过每天走路一小时,现在拖着沉重的身子还要坚持着。我觉得要生孩子的妈妈都是非常坚强的,值得赞叹。为了肚子里的宝宝,怎么做都行。还有这个宫缩,我就一直都没整明白。感觉宫缩的时候,也不疼,这倒是啥呢?都说真正宫缩的时候伴随着疼痛,才到了要生的时候,可是我咋就不是这样呢?每天感觉着宫缩,日子一天天的过着。每两天检查一次,又经过了不知几位产师对我宫颈口的检查,40周就过完了,进入41周,一周的时间,开了一指。到了法国预产期这天,产师说,再等三天,再不出来,就要实施计划了。这样我和老公就又回家了。又过了两天,上午检测完胎心,下午让我的妇产师又给检查了一遍,当时我已经感觉疼痛上了一个档次,不像以前那么能够忍受了,疼的说不出话,还冒汗,走路也走不成了。妇产师问我,你是在医院里待产呢,还是回家待产?我一咬牙说,医院吧,无论如何,得生下来,不然就疼死我了。妇产师说,依你的宫缩情况,我感觉应该不远了。就这样下午五点我们进入了待产单间。我已经疼痛难忍了。老公回家给我拿待产包以及行李箱。我自己忍受着疼痛昏昏欲睡,迷迷糊糊的已经进入晚上了。每次疼痛来临的时候我就使劲抓着床角,一边做着呼吸,迷迷糊糊的,老公回来了,我跟他说,我受不了了,能不能给点止痛的?他把今晚值班的产师叫来,给我输了一小瓶止痛的,就这样坚持到了晚上九点半,我跟老公说,药力过去了,又疼的厉害,我出了浑身汗,每次疼痛来临我已经是疼的死去活来的。可能每个人忍受疼痛的承受力不同,我就属于那种打一针都害怕的。就更别提这种有档次的宫缩疼痛了。终于老公叫来了当晚值班的另一位之前给我检查过的男产师,检查完说已经开两指了,应该很快就三指了,推进产房吧。就这样,我终于如愿以偿,进入产房了。进入产房,一系列的产前输液都给弄上了,产师叫来当晚值班的麻醉师老爷爷,凌晨两点给我在后脊椎固定好麻醉的管子,我终于可以轻松一点了。宫缩一直在进行着可是我已经感觉不到了。产师让我好好睡一觉。每隔二十分钟半个小时,产师就进来给我检查看看宫口的情况。她说,打上麻醉后,宫口开的慢了,麻醉师老爷爷问,她不是开了三指才上的吗?怎么慢了?产师说,开了两指多给上的。只听见老爷爷说,你们瞎胡闹,不开三指不能上麻醉,这样会拖延宫口的进程。白头发的老爷爷看来很敬业。大半夜被叫来上班,给我脊椎打麻醉弄管子的时候,真的是不太痛,看来老爷爷很专业,就是不明白咋这么大岁数了还工作呢?尽管老爷爷一阵子埋怨其他产师,我心里还是很安慰的,至少我不疼了。打开ipad里面准备好的大悲咒唱诵,我安静的睡了一觉。不知道过了多久,产师又来检查,说,怎么还是不开。要是再不开三指,胎儿不下降到宫口,就只能剖腹了。我大吃一惊,这够不上剖腹吧?胎儿位置很好,就是差一点点的距离。结果两位女产师商量了一下,给我上了一种催产的药物,说希望能够起作用,要不然,就只能剖腹!我这一听,我的妈呀,我这是顺产的条件,怎么给弄到剖腹产了。不行,我不要剖腹。我一定要自然生产。产师说,那只能希望宫口能够开快点,胎儿抬头下降了。我这个心里甭提多难受了。就像要上刑场了一样,生死未卜。产师走后,我心里很难过,但是我知道,女人生产之前,不管遇到什么难产状况,内心至诚称念“南无大悲观世音菩萨”名号,菩萨闻声救度,会帮助生产的孕妇的。我就忍受着悲痛,一个字一个字真诚的念着“南无大慈大悲观世音菩萨,祈求您让我宫口顺利开开!”,“南无-大慈大悲-观世音菩萨”,不知道念了多久,迷迷糊糊中,感觉有东西往下走动。一直念。凌晨五点,产师来检查说,行,起作用了,开了三指。我的妈呀!我高兴的泪水都出来了,那就不用剖腹了吧?产师说,如果能够开十指就行,要是开不到十指,还是要剖腹产。我听完,心里那个悲痛啊,我无论如何要顺产。得了,我也不睡觉了,端正做起来,想着一个星期前给恩师学诚法师发微博留言询问生孩子遇到困难怎么办,师父说:“至诚祈求南无大悲观世音菩萨”,内心升起了信心,诚恳殷重的祈求“南无大慈大悲观世音菩萨”,念了一夜,一边念,就感觉到肚子里面有动静,宝宝的头再往下走,等产师再次进来给我检查,说,居然马上就十指了。说,开的还挺快。三个小时,开了快七指了。我一听就有信心了。产师说,准备准备,我一会给你接生。